楞伽经讲什么
楞伽经讲什么
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
主页/ 入门知识/ 文章正文

禅定--印生法师开示

导读:禅定--印生法师开示(发帖人:蓝色接吻鱼) 上午: 啥叫禅呢?"禅":佛教"禅那"的简称,梵语的音译。也有译为"弃恶"或"功德丛林"者。其意...

禅定--印生法师开示(发帖人:蓝色接吻鱼)

上午: 啥叫禅呢?"禅":佛教"禅那"的简称,梵语的音译。也有译为"弃恶"或"功德丛林"者。其意译为"思维修"或"静虑"。是佛教的一种修持方法,其中有祖师禅与佛祖禅的区别。言思维修是依因立名,意指一心思维研修为因,得以定心,故谓之思维修。言静虑者是依体立名。其禅那之体,寂静而具审虑之用者,故谓之静虑。其实用一句话说:念起不随。妄念来了,不随他转。这就是禅嘛。

啥叫定呢?静即定,虑即慧,定慧均等之妙体曰"禅那"。也就是佛家一般讲的参禅。虚灵宁静,把外缘(外在事物)都摒弃掉,不受其影响;能转一切境。这就是定,再说明白一点,即降伏六贼。哪六贼呢?眼耳鼻舌身意。这六贼降伏住,能转境而不被境转。

禅定。在密宗上叫做明心见性。在净土宗上就是一句佛号嘎然而断,外无世界,内无身心,花开见佛。在念佛中得定。实际三宗并不矛盾,是一样的。说法不一样。禅宗叫过三关:就是破本参、过重关、过牢关,怎么叫破本参呢?“本参”就是把自己的执著妄想放下了,非常明白了,开悟了。进一步去除掉八识田中的妄想,把八识田中的妄想一点一点除去,这叫“过重关”。“过牢关”就达到净宗最高点了。也就是外无世界,内无身心,花开见佛,见自本性。

性是无形的,但是也不是无有的,并不是说没有。大德们做的一个譬喻,叫水中盐味,看不见,抓不住,但是喝起来确真有点咸味,这就如同咱们的性。性无相而不是凡人说的没有,心有相是不稳定的,心有相实无,性无相妙有。坐禅的人必须见性。密宗叫明心见性。啥叫明心,就是万物大地全部倶空,无人亦空,虚空亦空。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,这叫明心。也就是禅宗的破本参。明心以后,万缘放下,抓住前念已过。后念不起的时候这个话头,也就是前一句佛号过去,下一句佛号末起,这一瞬间的空白,突然,大地斐然,万物大地全放光,内无身心,外无世界。这一瞬间狠狠抓住不放。这叫见性。实际叫彻悟。

见的什么性呢?不是见的凡夫性,见的统统是佛性。为啥不见性者是凡夫,见性者是佛?你看见佛性才是佛,你看不见凡夫性,你看见凡夫性了,这叫妄语。为啥呢?凡夫就看不见性,见性了就是佛。咱们见的是佛性,并不是见的凡夫性。有一个大德问一位修行者说:“你见性否”?该修行者说:“我见佛性”。这位修行者答得非常好。我见的是佛性,我并没有见我的性,你要说见我的性,好像你开悟了,我见佛性。这些统统把事情说明又不贡高我慢。咱们每人都见佛性。学佛干哈?就是见佛性。见佛性之前必须明心。不明心见不了性,心是一面镜子。你整天不知不觉用泥巴灰尘涂着,你能照出影子吗?是照不出影子来的。咱必须明心,把垢全部擦完。心一明,能够照出万物大地,这里头才能照出性来,性根本是无形无相。咱们的性是一个理,咱们的心是事。师父经常讲:以理去做事,以事去显理。如果你不做事,没有心了,怎么能显出性的功能呀!

如你见黄颜色,如果眼识没有见它,你怎么知道它是黄颜色呀?这个黄颜色不存在。黄颜色是啥?是心的作用。心的作用是从哪里来呢?是性。如果没有性,不起作用。佛教上说叫性,凡夫说叫灵魂。我做了一个譬喻:咱们的身子,身子上的一切部件。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、肠子、肚子、眼、耳、鼻、舌,我们的手脚如同灯泡,大脑是变电站。变电站用高级元素高级设备做的,照样不起任何作用。因为没有电源。什么是电源呢?我们的性。性是电源。一通上性,咱的肠子也起作用了,胃也起作用了,手也起作用灯就亮了,眼和鼻子都起作用了,腿也起作用了。如果不通过这个性,我认为啥也不起作用。现在一个人得急病这突然死了,眼也没坏,嘴也没坏,耳朵也没坏,脚也没坏,他动也不会动,因为没有性了。性虽然无形实有,心虽然有形实无。这实际是禅宗的要害。大家明白这个意思以后,就好修了。

原来我没打算讲很深很细,因为水平和时间都有限,慢慢由浅入深逐步讲得细致一点。现在讲如何修禅。不要把修禅宗谈虎色变,不要把密宗的明心见性谈虎色变,也不要把净土宗谈得太容易了。我认为实际三宗完全一样,没有分别,只是名词不一样。这个叫高光,那个叫印生。实际都是人,都是众生,只是起个名字。我认为,禅、密、净是一样的,在我的脑子里头毫无分别。

只是语言的问题,名词的问题。有人说蒸馍,有人说馒头,还有人说卷子,实际一个样,都得达到最高的境界,刚才我讲了,净土宗得达到花开见佛,这就是禅宗的开悟,密宗得达到的心见性。而禅宗的开悟。咱们必须得悟入佛的知见。每个人都会悟,只是大悟、小悟、彻悟的问题。佛是彻悟,是又悟又觉,叫彻悟。咱们是局部,佛是全部;咱们逐步局部漫延,漫延到全部。

不是有个偈子说得好吗:

念起不随成能脱

功夫成片方证果

二六时中饶无此

十方世界都属我

念起不随成能脱。就是说,要想能脱必须得断念。这个念完全断了就变为须空了。就是念起不随。禅宗有句话: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。妄念起了以后,你先知道它是妄念,这样情况下你就不被境转了,你正在打坐念佛参这禅,忽然想起你的孩子考学,你在想怎样考,找哪个老师,开开后门,这算是和妄念打了好几个时辰的功了。刚刚在那儿坐禅一想娃上学,马上警觉是妄念,这时妄念嘎然而断。这叫念起不随。想解脱就得念起不随成解脱。功夫成片方证果。这个功夫你必须得连成片,由小的往大的方向走。二六时中饶无此,十方世界都属我。印度说的二六时,也就是二十四小时,咱们中国以前称十二个时辰,那时印度没有十二个时辰。十二个时辰子丑冥卯是中国的。基辛格问过周恩来:全国十二个,每个摊一个,是中国的什么?周恩来说:“中国的十二生肖。外国没有,独中国有。就那十二个,结果每人都摊一个。印度是二六时,为啥呢?佛分的是昼初时、昼中时、昼末时、夜初时、夜中时、夜末时。所以,咱们好多经典上都是:“二六时”。就是一昼夜是六个时辰,分白天三时,夜间三时。所以,这个偶子就是二六时中饶无此,十方世界都属我。那你就是一定我佛了那就是最高的禅。

咱们不管学禅、学密、学净,总而言之在修行中会遇到两种大的难题。哪两种呢?第一就是妄念,第二就是瞌睡。佛出世以来就为了这一大因缘,这两种修掉以后,修正以后,就叫觉。觉了以后就能成佛。所以说,一位菩萨问佛:世尊。第一尊佛从何时而起?众生从何时而起?佛回答:佛无始无终,众生无始有终。为什么呢?没有第一尊佛。无始无终,它没有开头,也没有末尾。众生是无始有终。为啥众生无始有终?他也是无始。众生从哪儿来呢?业力所化。本来的面目就是来去自由,根本没有众生,没有万物大地,没有生死。硬是在这个福报里头稍有分别。就是这个我喜爱,先是一个爱,这个我喜爱,相对地就有不喜爱,这样分别,慢慢地越来越深,越来越深,就深到现在众生这个样子。

佛出世以后就是修外这两种,第一是妄念,第二是瞌睡。如果没有妄念,没有昏沉没有瞌睡,就是圣人。这太好办了。可是,一直以来说着好办,却难办得很。就这两个事情无量劫都完不成。你看圣人入定以后,心无所住,了了常知,这就是最高级的禅。没有住,一切都知道。连蠓虫、蚊子从跟前飞过去他都知道。地上趴一个蚂蚁他都知道。但是他不出定,他还在定。这就叫心无所住,了了常知,这就是禅。

还有一个菩萨请法:

说:世尊,菩萨应何而住?

佛就说了这一句话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

怎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?

佛又解释了。佛说:譬如一道河流,菩萨不应住北岸,不应住彼岸,不应住中流。

那怎么住啊?就这一道河也不让住河这岸,也不让住河那岸也不叫住中流。菩萨咋住啊?佛没有再住下做解释。我做了一个小解释。你做为一个菩萨,菩萨全称叫菩提萨埵。菩提翻译到中国叫觉。萨埵翻译到中国叫有情,菩提萨埵叫觉有情。什么叫有情?娑婆世界众生都有情。你看不管大动物小动物,总而言之都分雌雄。一分雌雄就有情。所以佛说:娑婆世界叫有情世界。菩萨叫觉有情。他的任务就是渡人,佛也不叫住此岸,也不叫住彼岸,也不叫住中流,这是啥意思呀?就是来回渡人,日夜不停地渡人,他就没地方住。要想成佛,必须做菩萨,做菩萨就是一直在定中去渡人,他也有很多很多化身。观世界音菩萨,只做了三十二化身,实际上何止三十二,并不是三十二,而是非常多。佛是千百万亿化身,菩萨粗分十二级,细分五十四级,等级非常多,以渡人才称为菩萨,不渡人不称为菩萨,都在定中,非禅不定,念起不随是禅,能转境能降伏六贼是定。都在禅定中为啥菩萨杀人功德无量,他在定中,他连我相都没有了,他杀谁呀?被他杀的人都得渡了。他的功德大,他无相。咱们有相,咱杀人是一种真恨心,罪很过大,菩萨功德大,咱们罪过大,他无相,咱有相,凡是有相的都是错误的,无相的都正确。

修,只要把妄念和瞌睡修掉,咱们就是圣人,就是最高级的禅。在禅定中没有昏沉。坐十年二十年,窥基大师坐了多少亿万年也没昏沉,才叫比较高级的禅。等到禅定修好,成佛绰绰有余。

佛迷了是众生,众生觉性了是佛。

佛有真恨心是魔,魔有慈悲心是佛。

佛魔众生不二,不是二是一,咱们有分别,达到佛的境界无分别。菩萨不住此岸,不住彼岸,不住中流。佛的境界是不思善不思恶,不来不去如如不动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这才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此菩萨的境界高。咱们别说达到菩萨境界,我认为达到罗汉境界也很少。

罗汉就是修禅修出来的定力,罗汉粗惑已断,也就是烦恼,烦恼就是粗惑。菩萨细惑还有。

椤严经佛专门为阿难尊者说的。他已经悟了佛的知见,他没有达到罗汉境界,所以他就提出:希更审除微细惑。微细惑十地菩萨还有,微细得很。这个微细惑,在佛经上我没有看到。只是我自己一点体会;一个菩萨能够无量劫无量劫跟着一个众生渡,他就有恁大决心。这个众生脱成人,他也脱成人,这个众生脱成猪,他也脱成猪,这个众生脱成蛇,他也脱成蛇。哄着渡他,渡了无量劫无量劫,这一次眼看就要成功了,就说你只要念一句阿弥陀佛,决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离苦很乐。无论怎样利诱他,他都不念。在这时,菩萨也会想想你咋不念呢?就一句阿弥陀佛就知道了,你咋不念呢?这就叫微细惑菩萨还有微细惑。咱们呢?咱们好好修吧。粗惑罗汉已断烦恼断了,细惑菩萨还有,何况微细惑呢。

罗严咒“希更审除微细惑”,只要把微细惑铲除,这时就是佛。因为啥?

达到佛的境界,没有微细惑了。也就是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来不去,如如不动,如来就是不来自来,来而不来,如如不动而自来也。佛翻译中国是觉,觉已觉他觉到圆满。总而言之,佛有八万四千个美名,太多了。罗汉们送了佛八成四千个美名,佛挑选了10个,即如来:佛、世尊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,调御丈夫,天人师。光称呼八万四千个,一天光念佛号称名字也够呛。最后佛节约成10来个。总而言之,意思是一样。

我讲这么长时间,意思就是禅宗、密宗、净宗是浑然一体,是一不是三。这几位居士来得晚,我再重复一下。禅宗破本参过重关过牢关。是由初悟中悟到彻悟。密宗明心见性也是开悟。净宗佛号嘎然已断外无世界,内无身心,花开见佛。这三个说法一样,都叫开悟。并不是说我学的净宗,我不开悟。有点执著了。法门八万四,归宿无二处,归到哪儿?归到净土,净土在哪儿?在心中。极乐世界是佛说的一个譬喻。说有实有,说无实无,一个向往,在哪儿?在心中。心净则土净,心秽则土秽。地狱、恶鬼、畜生、人、天、阿修罗、二十八重天、四禅天、极乐世界、东方琉璃光世界、南方无垢天,统统在心中,并无他处。都在心中,只要心净下来以后,入到禅定里面。念起不随,不去分别,不思善不思恶,没有妄想昏沉,心无所住,了了常知,这就是最高的净,最高的密。最高的禅。达到这个地步以后,自己才明白。也就是佛做的一个譬喻。西方极乐世界有八万四千个城门,这个说走东门,那个说走西门,乱拉一气,到最后进去以后,阿弥陀佛啊,都一样。禅、律、密、净不可分割。都是一样,都是极乐世界的八万四千个城门。走哪个门到极乐世界是一样的。如上南阳来,不管走西站,走东站,南站北站,到南阳后,就这么回事吧。怎么过还是到南阳。原来执着到南阳非得走镇平。离了镇平就过不来了。那个说不走白河桥就过不来。实际都能到南阳。现在人就这么执著。

我是念佛的,叫我看经,杂。

我是持咒的,叫我念佛,杂。

我是参禅的,叫我持咒读经,杂。

实际上是自己的心杂,佛经一点也不杂,全是法宝。这个轮廓给大家讲讲,下边是看实地怎么修禅,这得落到实际上。我讲的都是理论,没有讲点实践。很简单的坐禅方法,按七佛坐禅的方法。七尊大佛说了七个方法。联合到一块,叫七支坐禅法。第一头要正;第二肩要平;第三眼微合,微合到两米以内,闭眼昏沉太多;第四腰要直,不能前靠后靠,会靠出病来;第五舌顶上腭。为啥舌要弯曲着顶上腭。佛把理说完了。因为经常打坐的人容易得胃病。胃气不舒,舌顶上腭,舌根下有两道唾液腺,唾液腺直接连到胆囊,胆汁是内卫士,淋巴是外卫士,卫士总部是白血球,这是人的三大护法。胆汁通过唾液腺。经常翘舌尖顶着上腭,舌头弯曲易出唾液腺。液腺里出唾液。唾液里含胆汁。咽下去,口不干,胃消化好,增加胃蠕动。世尊为我们想得多周到。咱们不去做。应该是痛哭流涕地忏悔罪;五体投地地去感谢世尊;第六手结弥陀印。把右手放在左手上边,右指尖和左手指根放齐,两个大拇指空悬起来,似挨非挨,中间形成空的。释迦牟尼佛经常结弥陀印,似挨非挨,平平的;第七腿结跏趺,就是双盘。或许有人问:“师父啊,我连单盘也盘不成,你说我不学禅了吧?”这是一种执著,单盘打不了打散盘。我们学禅的人,一入禅门就说了,要想腿子好,得三冬四夏。也就是一日不缺地坐四年才能坐成功。你听师父一讲,七个标准完整不缺,我说你是圣人,不是凡夫。不是那么简单的。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铁棒磨成绣花针,功到自然成嘛。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。大德和古人把修禅方法给咱们说得明明白白,但是无人悟,执著不悟,才导致今天咱们来娑婆世界受苦。这样下去,腿盘好了,也做到这七个标准了,要晃晃。为啥要晃晃呢?晃得前头不能挨,后头也不能挨。坐禅的地方,必须室内通风。离坐禅处三米或二米之外有对流空气。但不能直接冲着自己,这样肯中风。脸前两米之外有一个来回通风的空气,风可不能刮到身子上。风刮到处不能哪儿血液不流通。一晃一坐,晃了以后,不管五冬立夏最好把膝盖和脊椎骨关节裹着,坐禅时,这三点最容易中风。两个膝盖绷得很紧,汗毛眼全部张开,最容易中风。脊椎骨肉皮也绷紧了,容易中风。把这三点围起来,夏天弄个单子,冬天弄暖和一点,包好以后,一晃晃得四平八稳。七个动作做好以后,默念三声佛号。三声以后不要念了。用二眉中间的慧眼观看肉团子心,看妄念咋来咋走。不去管它。知道它是妄念。妄念好比是贼,它来偷咱的真如佛性。大德说:不怕念起,只怕觉迟。你只要认识它是贼了,他就不好偷你了。咱正在做活,打毛衣也好,剥花生也好,纳底子也好,来了一个人,咱认识他是贼,可不能站起迎接他。咱俗话说了,约你咋真希罕呀,哪股风把你吹来了,我真想你呀!在这时,他就说了,你既然想我,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,趁你不注意我偷你。

要是一看是个贼,破口大骂:你来俺家干啥呢?你这个不干净的东西。贼会说:“我就来了,你说我不干净,我就不干净,你说我偷你,我就偷你,我今天明着偷你”。对贼的态度,这两种方法都不好。这说明起欢喜心,八识田中多一半妄念,起烦恼心,八识田中多一半妄念。往哪儿会清除去呀。八识田中是无形无象的,无量劫业都能装下。这好比是仓库,能把南阳地区整个盖成一个仓库,也会给撑破的。所以说,不行,只有不管它,一会瞟它一眼。也不欢迎它,也不烦恼它。咱只管剥咱的花生,纳咱的底子,做咱的衣裳,隔一会瞟它一眼,反正你偷不了我的东西。这就叫识则不为怨。让它站一会儿,没趣了,也没人让它,也不理它,也没人轰它走,站一会儿它走了。这就叫看妄念,这个窍门是最好不过的。翻过来这一点(妄想),你就少这一点,慢慢翻完了,你就成佛了。所以说,咱们不要执著,也不能管它,一管多一半,一恼多一半,一喜多一半,怎么能消除呢?就是不管它,不理它,知道它是妄念。大德们说识则不为怨。你只要认识它是贼,你就不会上它的当。

咱们坐禅时,主要用二眉中间的慧眼看着咱们的肉团子心。看妄念咋来咋去,不去管它。时间长了以后,妄念还要来。妄念还来时,开始心中起个概念。思想默念看:这刚才念佛的是谁在念?外面没有声音呀?声音好像在内边,内边肚里的东西我知道呀。心肝脾肺肾,我都知道,它们不会念,这谁在这儿念呢?是啥东西在这儿念呢?

肉念,哪一天我割了一块肉搁桌子上它咋没念呢?

心念,我见医院的死人心也没坏,它咋没念哩?

嘴念,睡着后嘴咋没有念呢?这到底啥东西念呢?那就愁得不得了,找这个念佛的是谁?这是啥东西在念呢?确实有这个音啊!念佛的这个音,阿弥陀佛这个音。这是啥东西在念呢?不去解答。一直狠狠地去找,狠狠地去找,狠狠地怀疑,忽然明白,密就叫明心见性。禅宗叫开悟。在这时抓住不放,这就到了,完成了坐禅的任务了,开悟了,不等着阿弥陀佛去接,咱想往哪个佛土,就往哪个佛土,多容易啊!

凡是做不到,不会,就是不得法,没有得到正确去处理问题的方法,叫不得法。咱们很多人把这个不得法变成身体不舒服了。

说:某某你,这几天咋没见你呀?

回:不得法了(方言,意得病了)。

变成这个“不得法”了。

也是真实,他没有得到正确处理疾病的方法,他就得变这个疾病的苦。

这就叫不得法。咱们没有得到坐禅的方法,不能开悟,不能明心见性,不能花开见佛,就是没有得到方法。今天师傅传给你们的方法。但是传给方法,这里头也不得咱们马上成佛,也不见得咱们不成佛。可是,这个路非常遥远。咱得走呀。别怕遥远,走一步近一步。走一步,迈一步。远了干脆我就不走了,永远达不到目的。为啥呢?咱只要有恒心有决心,参禅打坐。

禅有三种禅。第一种凡夫禅,须在静中,因为咱被境转得厉害。几个娃们在这儿翻跟头,吵架打架,叫你坐,你坐不住。咱是凡夫,凡夫静中入定。罗汉就不在静中入定,罗汉要找闹子场,罗汉在动中入定。

再化罗汉高级一点,达到菩萨境界怎么办?在逆境中入定。去参禅,参禅并不见得是坐,坐禅对凡夫而讲。达到罗汉境界,住坐卧都是禅。工作着,我在空中,我在卖菜。

人家说:“同志,萝卜多少钱一斤?”

“二八毛”

“葱呢?”

“一块”

“蒜呢?”

“一块二”

称点这,称点那,称完了,还在定中。这就是达到罗汉的境界,照样工作,用定中的智慧去处理一天的工作,非常恰当。用一天的工作去校定校定我这个禅定有没有成绩,这是罗汉的境界。

如果修到菩萨境界,常在定中。他是在逆境中入定。中国的风俗,叫啥逆境?杀猪宰羊,枪死人,进赌博场,出入妓女院,统统叫逆境。菩萨能在这些境界中入定。咱们可千万别去实验。为啥?你要真达到菩萨境界,你可以去实验。达不到菩萨境界,一试验就堕落。

我听说南阳地区好多人自称圣人,自称菩萨,我就笑了。我说哎呀,你看众生这么苦,这么多圣人不出来渡人啊。自称佛,自称菩萨,自称圣人的层出不穷。不过,这也有个说法:他们不是圣人。你怎么能诽谤他们不是圣人呢?佛说他们不是圣人,佛在《金刚经》上说:称菩萨者非菩萨,称罗汉者非罗汉。那是佛说他的,我可不敢说,他不是圣人。他没有达到这个境界,为啥呢?我看过一个公案:梁武帝和国师……游山,在一个树洞中看见一个人在打坐。头上成树了,树上布成鸟窝了,身上的土,茅草把膝盖都穿透了,长得青枝绿叶的。

梁武帝说:这人死了。

“没有死,这人在空中”

“能出定否”

“能”

国师把引磬拿出来,照耳朵上打了三下,喊了三声。那人睁开眼了。

国师说:你在这儿干啥呢:

他说:我在坐禅。

“你啥时候坐的”

“某某年”

八百年多了。

别坐了,坐这儿能成佛吗?

梁武帝说:你不如跟着我弘法。十里一寺五里一庵,佛法多繁莱,你还在打坐,跟我弘法吧!

当场就说:朕封你副国师。

国师就是皇帝的师父,后来就跟着弘法了。大家都知道了,这人多办这么大,能坐八百年!可了不得,这可比宝智国师强多了。说他是久远到菩萨,是七地菩萨,大家也不知道,宝智和尚说些禅机,都说疯傻话。大家对宝智也看不起了,说得多了。梁武帝毕竟是凡夫。他没有彻悟,他开悟了没证果。他也动心了。

那个坐八百年的是罗汉,他没达到菩萨级。罗汉粗惑已破,没有烦恼了,细惑多得很。他可不敢跟菩萨比,他连欢喜地菩萨都不敢比。更不能跟七地菩萨比,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。

梁武帝就考验二位正副国师。

一天梁说:二位口师,朕的浴了也打扫好了,二位国师请沐浴沐浴吧。

内侍臣领着到皇帝的洗澡间,二人宽衣下水了。内侍臣施一礼:“二位国师沐浴,鄙人告退了。”“你去忙吧,我们两人在这里洗。”于是过来十二位美女,十五六岁光着身子,啪啪挑下水池,给二位国师搓背。刚开始时四人还说笑风生,搓了一会,定八百年修行的副国师受不了了,着相了。一着相,人毕竟是罗汉,保自己没问题,带着肉体代一道金光去了。要是咱就去不了啦,咱化不成金光,咋去呀?谁会化金光,化一个试试,我马上拜他为师父。我看这里头可没人这勇气,不会化。十二个美女一直给这个宝智国师搓了一个时晨(二个小时),走时还是谈笑风生。

菩萨的定力比罗汉的定力大得多。菩萨能在逆缘中入定。罗汉只能在动中。咱们凡夫只能在静中,我劝大家,睡碍一觉,别翻身又睡,静坐一会儿。这时,大地寂然身心健康。劳动一天,也歇过来了。空气也新鲜了,噪音也少了。在这时,大家起来坐一会儿。有能耐的多坐一会儿,没能耐的少坐一会儿,最低坐二十分钟左右。不管是散盘,双盘,单盘,就作师父传给你们的方法。如果妄念大,观想一下,把心放在肚脐下二寸处,即下丹田。昏沉时把心提到二眉中间慧眼处。妄念来了,把心放到下边,昏沉来了,把心提到多处。如果没有妄念没有昏沉,还放在心窝里头。这是一种处理方法,可不要来回拉,师父说了,我蹭拉上来了,我蹭拉下去了。那是头上按头,脚下按脚,妄念加妄念,那才是一无是处、就是有病吃药,没病别吃药。看人家吃药,也大把往嘴里抓药。人家是治病的,你是吃出病了。不要乱吃药,佛说的八万四千法门,是开了八万四千个药单。

谁有啥病吃啥药,没病别吃药,是药有三分毒,人参好也不能多吃,吃多身体会得病。粗茶淡饭,五谷杂粮最养身体。

做为学佛人来说,什么叫粗茶淡饭,五谷杂粮呢?就是不执著地去念佛,不执著地去诵经,不执著地去持咒,不执著地去参禅。不要说我今天要念十万句佛号。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……实际没有一点好处。有啥好处?只是轰任务。还是吃点粗茶淡饭最好。随缘念佛,随缘参禅,随缘诵经,随缘持咒一切都随缘,这叫随缘不变。坚持下去叫不变随缘。佛经里很多地方说随缘不变,不变随缘。

随缘不变就是我们,是啥根性就学啥法门?

不变随缘就是我根本不离我的直灵佛性去念佛持咒诵经参禅。

时间关系,暂见讲到这儿,慢慢来参禅太深太深,我慢慢给大家传。谁达到哪一步,来问问,单独传也行。这一节课就讲到这里,阿弥陀佛!。